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主頁 > 游戲 > 正文

亞博首頁“食”代變遷:回望軍營盤中餐

時間:2019-10-09 16:48 來源:網絡 作者:太陽3 閱讀:

   圖①:今日官兵餐桌。圖②:野戰飲食訓練。圖③:利用野戰給養器材制作熱食。楊帆、韓海建 攝

   共和國成立之初,物資匱乏,吃飯是個大問題。

  年逾古稀的吳立香,對那段日子記憶猶新:“那個年代饑一頓飽一頓是常態,吃上一個白面饅頭能高興好幾天,地里的紅薯葉還沒長大就被摘了。”

  抗美援朝戰爭時期,志愿軍官兵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,后方“男女老少齊動手,家家戶戶炒炒面”。硝煙彌漫的戰場上,志愿軍戰士“一把炒面一把雪”,一個蘋果輪著吃。

   20世紀五六十年代,一線官兵通過開荒生產、養豬種菜等方式實現自給自足。曾在北疆邊陲當兵、如今已年逾八旬的老兵王峰銳回憶:“當時部隊的飲食保障品種單一,白菜、蘿卜、土豆是主要食材,主食多為用小米面、玉米面蒸出來的窩窩頭。”

   70年光陰荏苒,我國經濟高速發展,社會生產力水平顯著提高。2019年,我國夏糧總產量達2835億公斤。品種多樣的蔬菜鮮肉走上國人餐桌,反季節蔬菜瓜果也成餐桌“常備”。物質的極大豐富帶來飲食結構的變化,這些變化也深刻影響著軍隊飲食保障。

  全軍部隊官兵伙食費標準不斷提升。今年初,《關于調整部隊基本伙食費標準的通知》出臺,對伙食費灶別標準、過節伙食補助費標準及傷病員、療養員伙食標準進行了調整,明確文職人員伙食費標準,進一步提高部隊伙食保障水平。

  今天的軍營餐桌,“六菜一湯”已成標配,雞蛋、牛奶、水果天天見。隨著野戰給養單元、新型野戰快餐的推行,“軍字頭”飲食保障逐步向野戰飲食實戰訓練延伸……

  小小軍營餐桌,濃縮時代變遷。一張張“軍字頭”食譜,記錄下我軍后勤保障能力逐步提升的時代印記。今天,就讓我們走進第74集團軍某旅,跟隨回營老兵一起回憶軍營“食”代變遷。

   ■老兵回營,發現連隊日常伙食比當年“加餐”還要豐盛

   盛夏時節,第74集團軍某旅四連迎來了17位從四面八方回到連隊“探親”的老兵。

   從20世紀70年代起,這批老兵會不定期回“家”看看。他們把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留在軍營,這里也留著他們一生珍藏的回憶。

  再次走進老部隊,“50后”老兵李昌健感受到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午餐的“六菜一湯”讓李昌健一度以為,是上級特意為了他們的到來加了餐。

  連長陳俊良笑著說:“這就是連隊官兵的日常伙食標準。”那天,李昌健特意要了一個白面饅頭。咬了一口,這位64歲的老人笑得開心極了。

   從一個饅頭開始,李昌健和老兵們拼湊起腦海中的“伙食記憶”。

   20世紀70年代初,物資相對匱乏,地方糧食蔬菜等生活必需品都是憑票定量供應。李昌健在農村長大,家中兄弟姐妹五個,小時候最大愿望就是天天有肉吃。長大后,李昌健一心想到部隊鍛煉:“軍人保家衛國,當兵光榮;另外,部隊待遇不差,到了部隊不挨餓。”

  經過2次征兵考核,李昌健圓了軍營夢。李昌健記得,他在部隊的第一頓飯吃了6個饅頭。那會兒早餐天天就著咸菜喝稀飯,饅頭一周吃三次,每次都被吃個精光。逢年過節伙食最好,連隊熱熱鬧鬧地殺豬宰羊,讓官兵們“打牙祭”。

   這樣的伙食狀況,一直持續到改革開放后。老兵陳成1987年來到連隊,那會兒剛好碰上“斤半加四兩”的伙食改善期。

   “早餐有三白,午餐有雙椒。”陳成介紹,當時大家把早餐白饅頭、稀飯、蘿卜稱為“三白”,午餐的紅椒、青椒稱為“雙椒”,每頓飯都能吃上“零星”肉片,雖然沒啥油水,但吃飽飯已不成問題。

  為保證上級規定的“每人每天1.5斤蔬菜、1兩肉、1兩禽魚蛋、1兩豆制品、1兩動植物油”的食物定量,連隊大力開展農副業生產。

   “早中晚三下菜地,種菜喂豬人人都會。”陳成回憶說,當時每個排都有自己的菜地,每天都要侍弄菜地;全連養著豬羊雞,還有人因為養豬養得好立功受獎……

  李昌健記得,當年《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》是官兵開飯前唱得最響亮的一首歌。“雄赳赳、氣昂昂、跨過鴨綠江……”他說,吃飯前想想前輩們在朝鮮戰場“一把炒面一把雪”,心里就特別知足。

  那時,邊境自衛反擊作戰的硝煙還未完全散去,連隊部分官兵參與了其中的一次戰役。一位從前線下來的老兵告訴陳成,他在戰場就靠餅干、罐頭充饑,能吃上一次蔬菜都算運氣好……“和沖鋒在一線的戰友們相比,我們在后方的同志就更沒有理由對伙食挑挑揀揀了。”陳成說。

(責任編輯:admin)

推薦內容